推荐阅读

危机四伏,新希望养猪如何“披荆斩棘”

作者:世农网来源:农业行业观察

2020年结束了,但企业的苦日子似乎还没有结束。尤其是,养猪企业正在遭遇冰山与火海的考验。

从大方向来看,受价格影响,养猪下行已成必然,同时,生猪企业过剩的局面也必将会发生。

新希望集团正面临股价下跌、股东减持、外界质疑不断..即使,换了新任“地产总裁”张明贵也难与养猪行业趋势抗衡。

新希望的养猪梦想,还能实现吗?

-010-

养猪未达预期,新希望养猪被外界质疑

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:近日,新希望股价20.79元,自9月最高点以来累计下跌超过50%,股价接近腰斩,市值经核算暴跌近千亿元,刘永好家族持股市值损失也近500亿元。

另外,新希望在养猪业务上,引发股东和投资者质疑。新希望养猪的出栏量和养殖成本都显著偏离了前期预测,同时。四季度的数据与之前交流中判断的数据确实相差比较大,甚至,新希望已被戏称为“PPT养猪”。

面对此情此景,新希望紧急召开投资者交流会,就“业绩不理想的情况”,新希望向各位投资人表示歉意。

“公司今年在年报里提出了800万头的总目标,其中500万头自有仔猪出栏。从现在实际达成来看,存在一些偏差。实际自有仔猪出栏,大概会在400万头以上,离500万头还有近100万头的差距。”新希望接受调研时回应称。

面对养猪业务发展不达预期,新希望将其归咎于:配种成功率偏、低团队不熟练。比如,

在工程建设上,新希望采用了“三边工程法”,即边发展、边建设、边进猪,把原本三个阶段按部就班、完全串行的方式,改变为部分并行。但在大规模推进中,却遇到多种问题:例如这种育肥场改造的种培场的大栏配种的成功率偏低,从而影响配种成功率等问题。

在种猪扩繁上,新希望透露,三元母猪回交技术在小规模尝试时,效率还显得较为理想,但当大规模展开时,就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,客观上来说影响效率。

在团队的扩张上,新希望最近这两年为了快速发展拿资源,建立了6个纵队,开展内部的竞争。全年养殖规模相当于上年度的2倍有余,新希望大量年轻养猪干部员工开始承担重要角色,但团队的熟练度有不足,也导致了生产效率的下降。

除了上述差错外,新希望还在一些关键数据上出现了低级差错。在11月初召开的三季度电话会上,新希望当时预计四季度出栏400万头,外销仔猪大概是10-20%,自产育肥大概120万头,相应的外购育肥200万头。但在准备数据材料时,却出现差错写反过来了,审核时亦未发现问题。

对于未来,新希望在养猪业务上将将持续增加投资,2021年产能超过2500万头的目标不变。但是,面对养猪行业的下行,新希望养猪的压舱石又是什么呢?

-020-

面临4大危机!新希望的压舱石是什么

虽然被质疑,但新希望养猪的整体数据非常“漂亮”。

根据报道,2020年是新希望大力发展的养猪业务增长最快的一年,新希望2020年的营收、利润都将创公司成立以来的历史新高,合并营收预计首次超过千亿元.

但是,新希望危机依然存在,我们总结为4个方面的危机,每个危机都会给新希望带来不利影响。

危机1:猪价下行是必然

随着生猪生产快速恢复、出栏量增加,猪肉价格已连续7周回落。截至9月底,全国生猪存栏达到3.7亿头,恢复到2017年末的84%;能繁母猪存栏达到3822万头,恢复到2017年末的86%。

市场需求逐步满足,供需平衡即将被打破。

华西证券研报显示,我国的“猪周期”约为3-4年。本轮猪周期自2018年6月开始,目前时长为28个月,为“上行期”,预计2020年四季度开始步入“下行期”。春节之前,猪肉将呈现“供需两旺、供给放量”;从春节后到明年年中,出栏量将全面增加,供给大幅上升。节后对于猪肉的需求将进入淡季,预计猪价将较大幅度下跌。

危机2、行业竞争加剧

我国是猪肉生产大国,猪肉也是我国居民主要消费的肉类产品,但与欧盟、美国等经济发达区域相比,我国人均猪肉消费量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;中国生猪养殖行业还存在较大缺口。

另外,随着国家鼓励养猪政策出台,牧原、温氏、正邦、正大、唐人神、新希望、大北农、金新农等养猪企业纷纷加码生猪养猪。

数据统计:牧原、温氏、正邦、新希望4家猪企2021年要出栏生猪1.3亿,其中牧原预计2000、新希望预计800头、正邦科技预计1000头、温氏预计1200头。市场不变的情况下,行业竞争却在加大。

面对未来的生猪竞争,新希望又将如何制胜市场呢?

危机3、致命的成本

成本,是养猪企业的命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上市猪企先后定下了成本控制的目标,“成本战”或即将打响。牧原在公告中指出,明年要通过智能化升级将成本降低至11.5-11.8元/公斤,新希望则把成本控制的目标定为11-12元/公斤,并在公告中表示理论的极致成本可以达到 9-10元/公斤。

从披露来看,新希望今年预期不达标,与成本有很大的关系。

报道称,新希望提出计划在上半年14元基础上,在年底下降到13元,但下半年自产仔猪育肥完全成本一直处在14元/kg以上。在11月,由于淘汰母猪增加和整体行业上的饲料成本增加,当月成本达到15元/kg以上。

在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,新希望养猪的成本如果降不下来的话,一定会影响到营收和利润。

危机4、股东减持

养猪是一项重资产、重投入,希望更多的钱和资本。然而,新希望遭遇股东减持。

农业行业观察发现,今年新希望遭遇多次股东减持,减持或超千万股。比如,截止12月底,新希望股东新望投资减持计划到期,共减持约488万股,占比0.11%。

尽管,股东减持不能直接影响到企业发展,但是一旦企业遇到风险之时,股东的减持将会给企业带来致命打击。

面临4大危机,新希望的压舱石又是什么呢?

或许,养猪业务只是新希望产业布局中一块业务,新希望的乳业、新希望金融等业务也逐渐成为新希望股价前进的重器。

除此之外,新希望正在加码科技化、产业化、数字化的高端养猪布局,以此夯实养猪巨头地位。

-030-

育种或将成为猪企突破口

有一项数据显示,今年有1000多家房地产企业跨界养猪。或许,房地产企业养猪的目的在于拿地。

但是,对于真正养猪的企业而言,养猪的关键依然是育种。

无论是需求市场还是降低养猪成本所要,育种一直是养猪企业赚钱的根基,更是跑赢行业成本的王牌。

新希望预期不理想,育种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从新希望投资报表披露看到,今年1~9月期间,外购仔猪育肥成本29.7元/公斤,而自产仔猪成本大概为13.9元/kg。显然,外购仔猪育肥数量走高,那将直接抬升新希望养殖成本。

因此,新希望养猪要走上正道:发力育种必不可少。

今年9月2日,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也对媒体表示:“种猪像芯片一样严重依靠进口,这种格局必须要改变,必须自己解决猪芯片。在这方面,新希望已经向国家申请投入资金进行研究。”

但是,我国育种技术低于国外,且技术处于初级阶段。毕竟,育种技术是科技含量最高的,但国内养猪业的竞争还没到育种技术层面,也就是说还处于比较粗放的、拼市场规模的阶段。

另外,农业行业观察还出现,一些育种工作过于追求短期效益,过度依赖从国外引种和扩繁,当性能退化就重新引种,这就造成 “引种 - 退化 - 再引种 - 再退化” 的尴尬局面。

幸好!

在育种方面,新希望、首农股份、大北农、唐人神、牧原股份、温氏股份等养猪企业正在发力与加码。

比如,2020年8月份,新希望拟出资1亿元设立猪育种公司,同时,新希望还发力数字化养猪,通过这些手段,使得养猪所需要的人力、占地可能比传统方式减少90%,用水也要减少90%,污染程度和病死率也要减少90%,不断地构建养猪产业优势。

业内人士指出,只有养猪产业发展成熟,才能带来种猪繁育的兴盛,一个只养几百头猪的企业来做育种,是没有意义的。在这个意义上,只有养猪产业工业化、集约化之后,育种技术进步的经济效益方能显现。

因此,我们深信,在养猪下行阶段,高筑墙、广积粮”的养猪企业可能会走得更远,与此同时,科技化、产业化依然是养猪行业的趋势。

让人不喜欢的2020即将结束,或许,2021一切都好起来...


来源:农业行业观察